同学聚会

2018年4月12日14:01:53 发表评论

同学聚会

有几个混的好的同学,既是你的荣耀,也是你的隐疾。

所谓荣耀,在某些场合他或她可以成为你胡喷乱吹的资本,在某些时候不排除他或她能够成为你的贵人和救星,可以帮你一下、拉你一把。

所谓隐疾,人的素养和悟性、心胸和视野有高有低。往往有些话有些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无形中感觉你的不识时务不刻意迎合会让某些人不高兴,而某些人的财大气粗睥睨卑微的言语也会让你闷闷不乐难以释怀。

在我那几个同学混的好后,隔三差五他们总会有人撑头搞个饭局聚一聚,当然也不忘把我这个差生也喊上。

一开始我还随叫随到并开展调侃与自我调侃,说我和他们都是想变着法儿给我改善生活,后来就有意无意找理由推辞不在热心参与。

有的人请你吃饭,他以为是给了你偌大的面子,其实完全搞反了,被请的人肯来才是给请人的人偌大的面子。

请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同学吃饭,不外乎以下几种情形:借机展示自己的权力、财富、才华,闲来无事花钱请客图个吹牛皮自个儿高兴快乐,希望发挥一下被请者的某些方面的特长为他的饭局捧场凑数增光添彩,真心找机会拉拔一下目前混的不好的昔日同窗好友老同学,纯粹叙叙旧情旧念谈谈往昔岁月游游记忆长河,或许是无奈之举因为真正的主宾当中有人点了某个同学的将。

不管是以上哪一种情形,作为请客方、主动方、现实条件优渥的一方,千万要注意不要伤了被请者的自尊。说句难听大实话,万万不要把别人不当人,以为请人家吃饭时给予了天大的恩惠,你唤一声人家必须得来。

对于被请者来说,这一顿饭,吃也可,不吃也可,有它不富无它不穷,说不定还没有自己在家吃粗茶淡饭品劣质烟酒来的潇洒自在。

其中就有个罗同学,很多年了,我一直躲着不想见他,尽管有两次他开着宝马跑到单位里来找我,我还是躲着不见他。为啥?就为他曾经伤了同学们的自尊、顺便也伤了我的心。

当年这小子还不发达的时候,我的窝就成了他来本城的旅馆和饭店,有时候他要出去办事,就把我的野马牌自行车拿去代步,而我只有步行着去上班。你说这关系当时算不算铁,我对他够不够意思?

然而后来罗同学搞工程就突然发达了,再来城里自然也不肯屈就我的蜗居了,再后来就彻底从我的生活里消失蒸发、杳无音信。

这倒也罢,人们不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地上没有不破的友谊吗?

再后来,有一次,章同学请吃饭,说是罗同学要回来,提前定好位置等他来,左等右等饭店都要打烊他还没见人影儿,一会儿说在路上,一会儿说在另一个饭局上,马上赶来。

大家嘴里不说心里都有些不高兴,实在等不下去就开吃,刚吃一半,罗同学风风火火的赶来了,那就一起接着吃吧。

喝酒就喝酒吧,罗同学还嫌弃酒歹、饭店档次太低。弄的章同学面涩涩的下不来台。然后就不欢而散,然后罗同学就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屁股一冒烟撒丫子跑了。

接下来,有个文同学就提议,既然挑肥拣瘦的罗同学走了,咱们哥儿几个找个地摊儿宵夜去吧,没有他我们兴许吃的更开心。

边宵夜边闲聊,结果大家发现一个新的共识:这个现在自称有钱实际上也真有钱的家伙,居然从来没有请过客、买过单!虽然有钱你为大家花费过一分吗?你不花也罢,我们为什么要充当冤大头请你吃请你喝还要受你的鸟气!

至此以后,不知道别人后来怎么回事儿怎么想,反正我是暗自发誓再也不与罗同学照面。

本市不大,同学的圈子更小,因出了这档子插曲,所以后来那些混的较好、真心不错,请我吃饭的同学就变得十分小心翼翼,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们已经习惯了我的拒绝出席,还有我必须要搞清楚出席的都有谁后才决定去与不去这个怪癖。

下午刚五点,接到梁同学电话,先一五一十跟我汇报刚才单同学、洪同学、跟武同学,还有打外地来的翟同学,晚上想聚一聚,特意邀请我赏脸儿参加一下。

考虑到年前年后已经拒绝出席这种类似聚会两三次了,不由得在去与不去之间犹豫起来。梁同学见我态度迟疑语言松动,就又开出优厚诱惑的条件,说现在还早,有事的话请我先忙,他们可以等,反正晚饭的时间有的是时间,可以一直搞到明天。

搞到明天?我笑了,我说梁同学你夸张了,估计你的排场还不至于让享誉本城的某某大酒店为咱们破例吧。

说笑归说笑,想到梁同学提起来的外地翟同学,我决定还是去参加的好。

因我没有去参加十年、二十年的同学会,加之我独来独往小姑独处的为人作风,所以翟同学自毕业后再也没有见过面,关键是上学的时候翟同学与我很对脾胃,相处的不错。至今有一件轶事我还经常翻出来乐呵。

上学期间有个星期天,我们一起蹭坐某单位的免费大巴去市中心逛逛,我和翟同学挤在一起一个座位上,这时候上来一位带着小孩的少妇,于是我们就把这座位让给她们母女。

结果这美丽少妇让她小孩对翟同学说谢谢叔叔!而后对我说谢谢哥哥!平白无故被降他一辈,翟同学还挤眉弄眼暗自得意捉弄我让我喊他叔叔。

想到这里我就略微矜持了一下对梁同学说,自己还在外面有事没回来,你们聚吧,别等我。其实我一企业小职员星期天能有什么事儿,此时此刻只不过带着宝贝女儿在图书馆里玩。

到了六点整,我带着女儿从容不迫的回家,剃须、洗头,对着镜子臭帅(女儿语)一番,擦亮皮鞋,这才打的出发。

梁同学果然没有忽悠我,我到后他们马上放下麻将招呼上菜安排就坐,并且非要安排我陪坐在首席的翟同学旁边。

大家边吃边聊,聊上学期间的逸闻趣事、聊天气、聊社会新闻、国际大事,就是不聊工作、生意和事业、家眷。

至于酒,虽说大家频频举杯互相致敬对饮,但不强迫不劝酒,点到为止。他们都不抽烟,专门给我派了一包,虽然我自己带的也有。

这样的气氛,最合我意。大家在一起快快乐乐,没有包袱、没有压力、没有炫富叫穷,也没有彼此攀比。

洋洋洒洒吃了四五十分钟,大家酒饱饭足,这次餐会基本上就到了尾声,好久不见得、初次见面的、还有最近丢了手机换了号的已经在互留新的通讯方式,以期后会有期下次再聚。

忽然洪同学接了个电话。无巧不成书,今天刚好是三天小长假的最后一天,罗同学回老家上坟,今晚返回省城此时路过市区,听说我们聚会也要来见一面蹭一杯。

这时同学们就尴尬了,知道我跟罗不对付,有怕我误会这是预谋,一个劲儿的跟我解释起来。我想了想,笑了起来,明白他们绝对不是成心的,于是说,来吧来吧,好多年不见刚好趁机见见面不是挺好吗!

不一会儿,人就到了,罗同学果然土豪就是土豪,咋咋呼呼打尽一圈招呼就叫唤着拿酒来,人家带有司机,不用担心酒驾。于是同学们就打趣他,说罗同学来的正好,等下买单。

其实刚才饭局中不经意的提起这里的消费可不低,洪同学就说开了,这酒店欠他工程款,钜惠打折还签单冲他的账款。我们还开玩笑说等走时再拎上几瓶好酒拿上几条好烟,乘机多冲一些。洪同学豪气的说好哇,你们这是帮助我减轻我要债的心里负担,早日冲完省得天天老惦记着。

一听买单,罗同学酒要照上,嘴里却开始扯淡。说什么钱是有钱就是都是资产和欠款,这回来的油费过路费还是司机师傅先垫的,老婆是挣工资的,每月日常开支就指望她呢,回来上坟至给了二百元零花钱。

这话说的!单同学与武同学就挤兑他说,要不我们现场来给你捐个款?好歹也同学一场看你这么可怜能见死不救吗?好歹我们身上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三五百、五六百、千儿八百的总会有吧。

这戏精表够了他的穷,又演起他的富。天南地北的喷个没完。整的大家都有些心烦。最后罗同学矛头一转就指向我,说起我这么多年躲着不见他,非要跟我一口闷一杯。别人劝也劝不下。

我站了起来,搞的大家一紧张,以为我会发飙、会发生点儿什么不愉快的来了。我微微一笑作个罗圈揖,告诉大家放心,本尊还没醉呢,不至于说胡话放狗屁扫大家的兴呢。

我对罗同学说,我酒量有限,也喝差不多了,咱们难得一见,闷一口好吧,罗同学不依。我就说若是闷一杯,莫不是你想让我问你借钱?

听说借钱,我还站着呢,罗同学一屁股坐下去了。再也不提喝酒的事儿,反而嘴里咧咧开了,说什么刚才不是说过了嘛,有的是钱但都砸到工程和资产上去啦,现在他也是在讨饭吃呢。

其他同学被我弄的有些云山雾罩,除了翟同学不知我的状况,其他同学应该知道我不至于借钱,也不是轻易张嘴借钱的人。

我礼貌的打断罗同学的话问他,你先别说你有木有钱,也先别说你借不借,你咋不问问我借钱干吗呀?

对呀,你借钱干吗?罗同学仿佛忽然从梦中醒来,忽地又站起来举起酒杯问我。

我说据说生活里跟酒桌上有个绝招,如果你想别人不找你你就跟他借钱,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呢我酒量本来就不行,今天实在喝不下不能再喝了就拿这个绝招来试一试看看灵不灵呗!

听我这么一解释,同学们估计都听出了我的一语双关都哈哈哈开怀大笑,罗同学也跟着嘎嘎几声。

悄悄溜出去签了单的洪同学趁机宣布,时间不早了,翟同学和罗同学还要赶路,今晚酒不再喝,到此为止!不管喝没喝好,还是这个场儿、还是这些人儿,咱们下次有机会再聚!

于是在一阵我们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推推搡搡的走动中、乒乒乓乓的桌椅碟碗碰撞中,我们集体表演了所有聚会里最后一个传统保留节目:电影院散场——各奔东西!

这次同学聚会终于完美的拉上帷幕。

admin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